主页 > Z素生活 >(社论)马默访美难弭美欧分歧 >

(社论)马默访美难弭美欧分歧

(社论)马默访美难弭美欧分歧

    上月底,欧盟领头羊法国和德国的领导人前后脚访问美国,与特朗普会晤,多方面协调立场。在特朗普执政进入第二个年头、美欧在多个问题上存在分歧甚至争端的大背景下,这两次访问显得尤为重要。然而,无论是与特朗普关係密切的马克龙,还是遭特朗普冷待的默克尔,都很难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新导航”跨大西洋关係。

    儘管在外界看来,马克龙和默克尔都是作为欧洲国家的“代言人”前往美国,但从整个访问情况观察,两者无论从受到的待遇还是所执行的任务都有所不同,其“游说”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也各有侧重。

    特朗普接待马克龙的访问堪称精心準备,象徵意义十足,充分体现对去年访法之行的投桃报李。马克龙的美国之行创造了多个“第一”,比如马克龙是特朗普上任后第一位对美国进行三天正式国事访问的外国元首;特朗普夫妇第一次在美国首任总统乔治 · 华盛顿故居弗农山庄设私宴款待来访宾客,又是特朗普上任以来第一次在白宫举办国宴接待的外国元首。

    相比之下,默克尔的工作访问则简单到不能再简单,更没有像马克龙那样留下与特朗普“惺惺相惜”的精彩瞬间。

    但从“游说”议题看,法德各有侧重。马克龙更在意的是伊朗核协议及叙利亚问题。在伊朗核协议上,马克龙野心很大,提出在原有协议基础上制订範围更广的“新协议”来留住美国。

    默克尔此行的首要目标是为欧美经贸关係“止损”,努力规避欧美之间爆发贸易战,同时交流有关伊朗核协议和北约军费的问题。但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再次抱怨美欧之间的贸易“不公平”,强调美欧之间需要“互惠的关係”。显然,默克尔的耐心沟通并未换得特朗普的充分理解。

    在经贸问题上,儘管美国对欧盟钢铝关税豁免期限延长一个月,但欧盟表示不会在美国威胁下谈判。上周一,欧盟更提出要求加入由中国向世贸组织提起的关于美国对钢铝徵税的纠纷磋商。

    此外,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欧美双方分歧明显。四月廿九日,英国首相特雷莎 · 梅分别与马克龙、默克尔通电话,一致认可维持伊朗核协议的重要性。此举被视为三国在伊核问题上,公开与特朗普叫板。

    面对咄咄逼人的特朗普政府,欧盟已经身陷处理跨大西洋关係的“两难境地”。一方面,由于历史纽带、盟友情谊以及在安全、经贸等领域对美国存在现实依赖,欧盟仍然对塑造美国抱有期待。而且不少人认为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只是阶段性现象,美国未来仍将回归贸易自由主义、国际主义的怀抱;但另一方面,欧盟对美国的沮丧失望日益滋生,双方之间的互信也在“你来我往”中不断遭到削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