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蕙生活 >粤剧浮沉录(二)‧演粤剧70年培育后进‧蔡艳香曾与关海山相恋 >

粤剧浮沉录(二)‧演粤剧70年培育后进‧蔡艳香曾与关海山相恋

粤剧浮沉录(二)‧演粤剧70年培育后进‧蔡艳香曾与关海山相恋大马粤剧名伶蔡艳香7岁入行,今年5月正好从艺70週年,办了一场慈善晚宴誌庆。谈起蔡艳香,本地熟悉粤剧者无一不认识她,日前在吉隆坡热水湖新村天义宫神诞的演出,台下一名六十余岁的观众,还说是看她的戏长大的呢!蔡艳香自小跟“月团圆粤剧团”跑遍全马,从小兵、丫鬟角色做起,所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是血与泪的见证。她年轻时出国登台,还担任香港成药“柠檬精”和怡保“何人可”凉茶的“代言人”,更在香港拍过电影,与关海山有过婚约……后来更担任“艳阳天粤剧团”班主,领着一班演员为大马的粤剧天空下发放光芒。!要写粤剧名伶蔡艳香的故事,可能整整3大篇文字也写不完,无他,她的故事实在太丰富了,就凭她在粤剧这一行70年经历与经验,就可以书写成一本厚厚的大马粤剧发展史,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她,甚至也同时是其他粤剧演员的真实故事。蔡艳香出生于森美兰州芙蓉粤剧世家,父亲蔡金球是粤剧班的乐器手,母亲则是当时的名花旦林巧粧,家中长辈如伯父、姑姑和姑丈等,都是粤剧演员,她是天天听着长辈唱粤曲,在粤曲声中长大的。“那时我们的粤剧团叫‘月团圆’,每当接到演出邀请,就跟着到那里去演出,从万挠的煤炭山,到彭亨的文冬,再到霹雳的安顺、坝罗(现今怡保)等等,全马各地跑透透,哪里需要我们就去那里。”演剧唱戏由父亲启蒙在日本统治马来亚期间,“月团圆”受邀到文冬演出,当年的游艺场还是用亚答叶搭建的,此等景象迄今仍深深的烙印在蔡艳香心中。和平之后蔡艳香曾经一度回到吉隆坡上学,但却完全无法适应,加上挂念着在外头演出的妈妈,后来,妈妈不忍心女儿天天啼哭,于是就说:“罢了罢了,书别读了,跟着我学做戏吧!”就这幺一句话,影响了蔡艳香的一生,蔡艳香果真踏入粤剧大舞台,把一生奉献给艺术,成为大马一代粤剧名伶。蔡艳香的演戏启蒙都是来自父亲,他教她做戏唱粤曲,从小兵、丫鬟一步步学起,“但我学习力很强,13岁就正式担正做正印花旦了,记得第一部戏是《琉璃公主》,担任公主角色。”花旦文武生丑角都要学当时年轻,加上父亲严谨的教导,就蔡艳香的天赋与资质,往往每两个星期就能学好一部戏,“当时我们没有所谓的培训班,都是学一套做一套,父亲很有远见,他不单单只教我做花旦,而是甚幺角色都要我做,文武生、丑角统统都要学。”也因为家有严父,才调教出周身刀的蔡艳香艳香。站上舞台甚幺戏都可以演,而且是演得非常好的那一个。“以前做戏是没有剧本的,有的只是提纲,要如何把角色发挥出来,就看你平日有没有自修练习做功课了。”在访谈中,蔡艳香多次提到“华光师父”,把自己能一而再再而三,在小小年纪就能顺利演出各大大小小角色的表现,统统归功于华光师父的恩赐;华光师父,就是戏剧演员最信仰的神明,专责管理艺术戏剧演出活动。依我看,如果不是蔡艳香本身的努力,即使是老天赐予多大的天份与本事,也不可能在小小年纪就把一套又一套的粤剧演好,蔡艳香是过于谦虚了。冯宝宝出世蔡母助接生蔡艳香在登台生涯中,大部份时间都是在外馆度过,“在槟城演出时,邵氏公司替我们租来一间有十多间房间的大别墅,我们戏班共四十多人就一户住一间房。当时吃的是大镬饭,早上9点就有伙头提着热水上楼,我们每一户人家就拿着热水壶盛水,11点开镬吃饭,又是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吃,那热闹情景现在已成追忆了。”十多岁时,蔡艳香与整组戏团人员受聘远到北婆罗洲(现今的沙巴)的亚庇登台,她记得当时船运了整整40个大铁箱过去,装的都是演员的戏服、日常衣物、乐器、布景、杂物等等,实在够夸张的。“我们是在那个时候认识冯峰,也就是冯宝宝的父亲。后来冯宝宝出世的那一刻我们正好要乘船到山打根演出,冯峰在码头叫住我的母亲,原来是要帮忙接生。所以,我们是看着冯宝宝出世的,哈哈!我们在亚庇、山打根、汶莱都曾登过台,这一趟一演就是两年多。”蔡艳香艳香虽然已经77岁,但思路非常清晰,我想,这或许就是因为每天唱粤曲每天都用脑的关係吧。或许是年龄增长的因素,现今的她经常会喊脚痛。採访当天,她的“艳阳天粤剧团”正好在热水湖新村演出,当晚那齣戏是《蛮花虎将戏游龙》。在舞台上,演员们都会在适当时候端出椅子让她坐着歇脚,也配合她演出“夫人”角色时给她递上参茶,徒弟们对蔡艳香的体贴与敬佩,流露在举手投足之间。红遍东南亚正印花旦年轻时的蔡艳香艳香是个美人胚子,名气之响好比现今娱乐圈的当红花旦一样,更冲出大马的粤剧天空,在新加坡、越南、香港、泰国的舞台都留有她的足迹,是红遍东南亚的正印花旦。蔡艳香在1954年的除夕夜受邀到越南登台,第一部戏是《斩龙遇仙》,她演出流离失所的皇后一角,“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当年真的演不出落魄皇后一角,因为我没有那种心境与经历,但当时胜在我够年轻够貌美,只有23寸腰而已啊……因此即使演得不是很理想,还是获得满堂彩。”从《砍龙遇仙》到《女铁公鸡》,再到《十三妹大闹能仁寺》、《花木兰从军》,蔡艳香以她的真功夫征服了每一位观众,大家对这位年纪小小耍得一身好功夫的花旦刮目相看。蔡艳香在越南演出了7个月,靠实力闯出了在海外的知名度。蔡艳香在越南曾经与关海山谱出一段恋情,相恋6个月之后还订下了婚约,无奈的是恋情只进行了2年,后来就无疾而终了。任代言人产品代替酬金不说不知,原来当年蔡艳香还担任过产品“代言人”,但当时没有酬金,只获得公司赞助产品,然而,这也让爱拍照的她,留下一张张可人的照片。“我在沙巴演出时,正好遇上大批大批的香港人到沙巴工作,他们白天工作,晚上的唯一娱乐就是看戏,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们在北婆罗洲才能逗留这幺久。”也真是巧,蔡艳香的美艳风采被台下一位香港欢众相中,带她到相馆拍照并寄给香港成药公司“柠檬精”的老闆陈少泉,推荐这一位在北婆罗洲遇上的美人。就这样,蔡艳香成为了香港成药“柠檬精”和“柠檬露”的代言人,她的照片被印製成精美海报,贴在家家户户的门墙上。“当时是没有钱收的,但却可获得免费产品使用,柠檬精治头痛,柠檬露则可医咳嗽。后来,我与陈少泉很投缘,成了陈少泉的契女。”另有一次,蔡艳香在怡保登台时被一名记者看中,为她拉线出任“何人可”凉茶的代言人――何人可凉茶配上蔡艳香的彩照,教人眼前一亮。“也是没酬金,只有何人可产品,哈哈。”想起“代言”一事,蔡艳香笑得可开心呢!香港发展接拍电影1955年蔡艳香艳香从越南转往香港发展,在香港,开拓了蔡艳香的另一个传奇,她接戏拍戏,从舞台跃上大银幕!蔡艳香的第一部电影是《斩龙遇仙》,受冯峰之邀拍的。“在舞台上演出和拍电影有很大的差别,舞台演出是一气呵成的,故事情节非常清楚,但拍电影却是东拍一部份西拍一部份,而且时间很长,感觉很疲累。虽然,拍电影的钱赚得比较多。”蔡艳香过后陆续接拍了《黄飞鸿七斗火麒麟》、《糊涂外父》、《龙虎渡姜公》、《碧血金钗》等等。蔡艳香从舞台跃上大银幕,是本地粤剧演员之中鲜见的例子,没必要评论她今日的成就,只要发光过,热气依然还是存在。顺应时代改用白话观赏蔡艳香做戏,是很过瘾的一件事。那天观赏她演出的《蛮花虎将戏游龙》一剧,她扮演的夫人角色,那脱口而出的风趣,以及与观众交流互动的眼神,令人笑爆肚得来极有投入感。正如蔡艳香所说的,做戏,是要用心去做。只有用心去做戏,才能入戏,一旦入戏就能融入情节、故事与角色,明白故事所要带出的道理,如此一来,台下的观众才会看得投入,觉得演出的人有水準。《蛮花虎将戏游龙》是诙谐剧,蔡艳香扮演的夫人角色头上插着大大朵的红花,显得异常夺目,嘴上一粒大黑痣,更是别有一番夫人的架势与味道。她与对手的对白以白话呈现,让台下观众一听就明白,粤曲用词也精简,不难明白其中之意。“其实真正的粤剧说的唱的都是古诗古文,但在今天的社会,又有多少人听得懂呢?因此,我们有一些剧都儘量改用白话,让台下的观众听得明白,愿意留下来继续看戏。现在年轻人三句中有两句听不明白,可能听没两下子就跑掉了,他们走,连带着的年老父母亲也跟着一起走,我们演戏,还有人看吗?”看来,顺应时代而改变,是在瞬息万变的社会中求存的法则之一。/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12.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