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蕙生活 >我打得不只是棒球,而是人生 >

我打得不只是棒球,而是人生

假球案暴发后,林智胜变得很不爱出门,总感觉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那两年打球压力非常大,一旦挥棒落空、守备失误,看台上都会传来骂声:「打假球啊!」

连律师也不相信球团。有一次林智胜连续被三振,他马上打电话给球团关切。林智胜非常愤怒:「难道棒球选手不能失误? 不能低潮? 那场比赛球队还赢球耶!」

球迷走光了,观众席稀稀落落,林智胜只能告诉自己:我是为自己打棒球。

愤怒 为家人付出的幸福与无奈

二○一○年,中华职棒在风雨中开始,各队如期展开春训。原以为关于假球风暴的一切都告一段落,没想到风波又起,这次被指涉的球员,竟然是林智胜跟潘忠韦。

三月二日,检调传讯林智胜的母亲与潘忠韦的父亲。

原来,林智胜的母亲曾经和假球集团小弟借十五万元,虽然已经还清,但是假球集团一点都沾不得。那些黑心人最邪恶的地方,就是找到球员的弱点,想方设法往你的痛处狠打。暴力无效,就用金钱、女人来诱惑你,甚至找家人下手。

潘忠韦父亲也是人在家中坐,莫名其妙来了个教练,丢下六十万就跑了。潘父当晚就告诉潘忠韦,潘忠韦要父亲马上把钱退回去,一秒都留不得。

林智胜则对母亲的借贷毫无所悉。直到检方传讯的前一晚,他才被球团律师通知此事,隔天,由挺着大肚子的妻子王薇欣陪同母亲出庭。林智胜的愤怒与失望,难以形容。

三月三日,林智胜与潘忠韦召开记者会,说明事情始末。林智胜收起往日开朗的笑容,忍着悲痛,在球迷面前把家里的一切摊开。他沉痛的说:「我的母亲是我最敬爱的人,但她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林智胜真的很爱他的家人,甚至为了家人放弃学业,投入职业生涯,但是母亲踩到这条禁忌红线,他不得不出面自我捍卫。

王薇欣对丈夫的处境感到难过,她说:「一个追求记录的人,怎幺可能打假球?」为了打破中华职棒的全垒打记录,林智胜压力暴表,日日失眠、夜夜挥棒,王薇欣都看在眼里,这样的球员,不可能打假球!

妹妹林施含也哭着在网路上写下声明: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环境及背景,我们家就如林智胜在记者会谈到的,从小父母离异,不曾与妈妈同住,重点是家里三个小孩都是这样,从小都给外公外婆带大,就连兄妺也都没有一起生活的记忆。林智胜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寄宿棒球学校训练……。

在我高中时期,林智胜因自己努力而被选为选秀状元,进入职棒第一年他开始计画要给家里美好的生活,所以买了两栋房子在高雄,一栋是哥哥跟嫂嫂、另一栋即是我妈…。

林智胜的负担很多,外公对他来说很重要,甚至替母亲支付外公费用,外婆住院医疗费用,家族也只期望他,我的生活支出也由他一手包办。但他从不觉得辛苦,因为他说,可以为家人付出是一种幸福,况且他的工作是他的爱,他爱所有一切棒球事物、球迷。

……两个哥哥总跟我说,再怎幺样她还是妳妈妈,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懂他们的宽容心怎能如此的广。

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表意见,但是我想谢谢那些选择继续支持我哥的人。还有批评我哥或我妈的人,可不可以静静的等待直到结果出来? 身为家人我在看过这幺多的文章后,心里很难熬。

很多事情的背景原因,你们真的了解吗? 如果今天他知情,为何还要这幺拚拚命的创造属于自己的荣耀。也许就是因为你们并非当事人亲属,所以看到时只有批判。请发挥一些同理心,别再做任何定论的结语。

检方调查的期间,球团仍安排林智胜参加春训,却不得不暂时停薪。林智胜可以体谅球团的处理,却又很无奈:「有做就是有做,没做就是没做,我是清白的,球团到最后也会还我公道。」

终于检调还给林智胜清白,证明母亲跟雨刷集团间的借贷关係,与他完全无关。然而林智胜对母亲的怨怼,却无法轻易放下。

「她差点毁了我的职业生涯! 大哥说要原谅,我做不到!」他愤怒的说:「为什幺不站在我的角度想想!」

整整一年,母子不相见,不说话。母亲不停的打电话、传简讯,他都不回应。哥哥、妹妹试图当中间人,他也不理会。

林大哥说:「无论如何,妈妈只有一个。」这样简单的道理,却要花好多时间才能想通。

妈妈虽然很任性,但是她对家庭的牺牲,林智胜很明白。

年轻时的妈妈很漂亮,为了孩子,放弃自己的歌星梦;在婚姻中吃尽苦头,离婚时什幺都不要,只要小孩。心软、耳根子更软的妈妈,讲起他们童年受过的苦,总是第一个流眼泪,她命苦,连带着孩子也受苦,她心里永远都抱着亏欠。

林智胜不是不明白妈妈的付出,但是他需要时间处理自己的伤口。

他甚至不敢回想自己是怎幺度过那一年球季。每天上场压力都很大,只要挥棒落空,或者守备失误,看台上就传来骂声:「是不是打假球啊!」甚至有恶劣的球迷在他上场时大唱周杰伦的「听妈妈的话』。

某次他连续被林其纬三振,球团律师马上打电话关切:「为什幺? 是不是放水?」林智胜勃然大怒:「球员本来就会状况不好,有高低起伏,一个门外汉来质疑什幺? 况且那天我们球队还赢球!」

林智胜没有把这些痛苦告诉家人,他默默担下。

亲情 断不了的羁绊

他常常想起妈妈。偶尔,他会想起妈妈的坏,明明应该捍卫孩子的妈妈,却总是像小孩一样,天真烂漫,想做什幺,就做什幺,从来不考虑后果。

就拿工作来说,本来说好要开一个槟榔摊,过一阵子嫌无聊,就在槟榔摊后面搭起铁皮屋,卖原住民风味热炒;没多久她又觉得光吃饭没意思,原住民聚在一起,一定要唱歌,于是又在朋友的怂恿下,增设投币式卡拉ok。她从来不事先盘算,也不事先跟孩子商量,总是风风火火开店后,才「告知」孩子。

经营一家「複合式」餐厅不容易,要进货囤货,出入都是钱。而那些起鬨的朋友,有时候玩开了,也不好意思收钱。结果是快快乐乐开张,凄凄惨惨收店。台南的槟榔摊就是这幺收掉的。

二○○八年,妈妈又在高雄开了槟榔摊,结果又加了餐厅,又多了卡拉OK! 林智胜知道后气的不得了,已经失败过的事情,现在又重来一次,为什幺不能学会教训? 甚至惹出更大的祸。

「为什幺不能多替孩子设想?」林智胜不停钻牛角尖:「为什幺总是这幺任性,为什幺不能长大一些?」

虽然人生不断给妈妈苦头吃,她却永远长不大,永远那幺天真,像个孩子,让人生气,又让人怜爱。

林智胜也常常想起妈妈的可爱。他心里很清楚,在所有的孩子里,妈妈最疼爱他。他在善化打球时,每到週末就发脾气要妈妈来看他、陪他。妈妈只要有空,一定从台北赶来,每次都帮他洗衣服、洗袜子,发现他袜子、内裤老是被偷,就细心帮他写名字;只要时间许可,妈妈都会到球场边为他加油。

有一年,林智胜到夏威夷参加青少棒比赛,妈妈也跟着去,小球员住在寄宿家庭,球员妈妈则住在靠海边的饭店。爱吃的妈妈看着大海就嘴馋,她想:「夏威夷的沙滩,一定跟台东沙滩一样,都会有蛤仔。」她竟然鼓动同房的郭岱琦妈妈,一起到沙滩挖蛤仔。

两个妈妈到沙滩时,捨不得把鞋子踩髒,就脱了放在远处。没想到挖着挖着,妈妈竟然一脚踩在海胆上,扎得满脚刺! 一跳一跳的回到房间后,她不知从哪找来一瓶酒,先猛灌一口壮胆,然后用打火机把夹眉毛的镊子消毒了,一根一根把刺拔出来。

脚伤处理好了,嘴馋的事情还是得解决,脚再痛,蛤仔不能忘,全都从沙滩上带回房间了。她决定用电汤匙煮蛤仔汤,解解馋。没想到袅袅升起的烟雾触动了警报器,警铃大作。警卫跟翻译官同时跑到她们房间,妈妈反应很机伶,顺手用浴巾把蛤仔盖起来,装傻说:「I don’t know! I don’t know!」事后回想起来,她连自己突然冒出英文都觉得不可思议。

另一天晚上,好不容易空闲了,她起鬨带小选手逛夜市,林智胜手贱贪玩,把艺品店的一片金叶子弄断了,妈妈连忙抓着他的手逃跑,两人一边狂奔,一边哈哈大笑。后来又不知怎幺,母子吵了一架,妈妈负气独自走回饭店,林智胜以为把妈妈搞丢了,急得在夜市当场大哭。等林智胜哭完,妈妈才走出来告诉他:「妈妈是爱你的,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这样对待妈妈。」

整整一年,他反反覆覆想着妈妈,终于想通:「我们小时候也曾经犯错,妈妈都会原谅我们;现在妈妈犯错,我们也应该要原谅她。」他主动打电话给妈妈,两人还没说话就哭了。

他清清喉咙,开玩笑似的跟妈妈说:「以后零用钱要减少了!」说完,两人就笑了。

努力 呼唤球迷的感动

二○一○年是最艰苦的一年。林智胜背负着对母亲的埋怨与想念,球迷的离去与谩骂,缴出漂亮的成绩单。他出赛一百一十七场,四百九十七个打席,总共有七十九分打点,二十一支全垒打,平均打击率为三成一二。

他要用成绩证明:林智胜是在乎记录、在乎棒球,清清白白打球的好球员。

林智胜也知道,球迷们一再被假球伤害,离开是应该的。他却无法放弃,每天努力打球,只希望球迷们会再回来。他说:「我只能在这边努力,也许有一天,球迷会被感动。」

他的希望终究落空了,黑象事件暴发后,中华职棒再度迈入黑暗期,曾经热闹的球场看台,空空蕩蕩,像一个无边黑洞,吞蚀了所有的爱与荣耀,球员们只能拚命燃烧自己,盼望他们挚爱的棒球不要如烟花消散。

棒球不该是背负耻辱的,棒球,是球员燃烧生命换来的。棒球最让人感动的,就是投打间绝不放弃的对决,哪怕敌人再强大,都不可以从打击区逃跑!

这次,球员们对决的,不再是棒球场内的胜负,而是他们生命之所繫。一生悬命。

摘自《坚持求胜-林智胜的棒球人生》

我打得不只是棒球,而是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