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绿生活 >粤剧浮沉录(完结篇)‧获红线女刘德华站台‧研艺剧社‧粤剧化作 >

粤剧浮沉录(完结篇)‧获红线女刘德华站台‧研艺剧社‧粤剧化作

粤剧浮沉录(完结篇)‧获红线女刘德华站台‧研艺剧社‧粤剧化作在1994年成立的研艺粤剧音乐社是大马业余粤剧社团中其中一个活跃组织,其宗旨是发扬及促进粤剧文化艺术,同时也藉粤剧演出推行慈善活动,14年来在本地进行了多次筹款演出,甫在今年的10月,整团人还前往香港演出筹款,获得香港当地人极力讚扬。要说研艺粤剧音乐社,不得不提其社长颜叶秀珍。从1994年到现在,颜叶秀珍一直出任社长一职,为社团尽心又尽力。颜叶秀珍从小接触粤曲颜叶秀珍自小就喜欢听粤曲,或许,这与她的姑丈“十三郎”和姑姑叶碧珊有关,这两人都是粤剧界的前辈,颜叶秀珍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接触粤剧。“我从小就爱听粤曲,五六岁的时候还学唱过,姑姑在中华游艺场演出,我也跟着去看,甚至在日本统治马来亚期间,姑姑他们的剧团到马六甲演出,我也跟着去看,那个时候啊,我已十多岁了。”当年,官太太们坐在台下看剧,看见精灵古怪的小叶秀珍在台前台后跑来跑去,还会怜惜地把她抱在大腿上,一同观赏台上的粤剧演出呢。颜叶秀珍喜欢粤剧是一回事,家中长辈允许不允许她参与粤剧团又是另一回事,颜叶秀珍的爷爷不喜欢她沉迷于粤剧,于是在她十多岁时就把她给“捉”回吉隆坡,要她乖乖留在吉隆坡完成学业。一边读书一边对粤剧念念不忘,颜叶秀珍在分享她对粤剧的痴迷程度与过程时,道出了原来她还曾经用过长裤来当水袖,在家中自设的舞台上,一边唱着粤曲一边挥动“水袖”自得其乐。与红线女上契成剧坛佳话成年后好长的一段时间,颜叶秀珍与粤剧完全脱离了关係,但在内心深处,却期待着这一颗粤剧种子有朝一日能萌芽生长。“直到我丈夫去世之后,孩子担心我生活苦闷,于是带我到女子精武馆听粤曲,后来我也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家里组成私人粤曲班,每个星期请来粤剧导师叶爱珍来教导我们唱粤曲,初时只不过只有五六人而己。”如此这般维持了几年,直至1994年因为想公开演出,就向当局注册成立了研艺粤剧音乐剧社。研艺粤剧音乐剧社每星期练习两次,每次大约练4个小时。虽说是业余,但团员对练习一点也不马虎,很多圈内人听到研艺两个字,都会竖起拇指称讚。颜叶秀珍还曾经因某段粤曲练不好,晚上苦闷得睡不着觉,半夜起身来练习。这就是团员态度认真的最佳例子。颜叶秀珍在一次前往广州红线女艺术中心参观时,有幸认识了红线女,两人非常投缘,当红线女从颜叶秀珍口中认识了研艺这个团体后,红线女更答应在研艺接下来的筹款演出中,会前来捧场。“我还以为红线女只是说客套话而已,但真没料到在我们下一次的筹款演出时,她真的亲自飞过来,还给我们指导,这一来,更拉近了研艺和红线女的距离。”也就是因为研艺认真的态度,让红线女非常感动,此后每隔二年一度的筹款演出,红线女都会特地飞过来捧场。1996年红线女受邀成为研艺艺术顾问,把研艺的水準推向更高层次。在2008年的某一天,颜叶秀珍更与红线女上契做了红线女的契妹,成为粤剧界的佳话。“从正式开始学习粤剧到现在已经超过20年了,看着本地粤剧越来越凋零我感觉很心痛,希望趁自己还有能力,为本地粤剧尽一份心力。团员的话黄淑珍:不谙中文拼音学粤曲我在16年前开始认识粤剧,是受母亲汤月娟的影响而加入研艺的。当初只是想玩玩,但料不到在认真投入之后,才发现到粤剧的奥妙,真的教人着迷。1994年研艺举办了一场慈善演出,我本身是会计师,于是母亲就叫我帮忙做计账的工作,就这样我加入了研艺。我本身自小接受英文教育,对粤曲一窍不通,对中文字更是一个也看不懂,别人唱粤曲时,我也是靠猜来捕捉其意思……一张写满中文字的乐谱放在我眼前,我可一个字也看不懂,是靠着听别人的发音,用英文字母一个个拼写上去,由于拼音有时也拼不準,因此常会出差错,闹出不少笑话,在这种情况之下,唯有靠别人给我指点和改正了。对于不懂华文的人来说,学习粤曲的确不容易。如果没有那份心意可能无法坚持,但我是个认定了要学好一件事,就会用功到底把它学好的人。2000年我第一次参与筹款演出,那天的登台剧是《花染状元红》,我还担任花旦一角呢,当天的演出非常成功,我高兴得不得啦!当时,我觉得那场演出是最完美的,但10年后的现在再看,原来还有很多地方是可以演得更好的。我是个要求很高的人,希望每一次的演出都能比前一次更精进和精彩。对于粤剧,我觉得它是一种境界很高深的舞台表演艺术,要推广这门艺术不能光靠个人,而是要靠全体力量;由于喜爱粤剧的英语源流者越来越多,我认为在演出时,可以同时在银幕上打出英文字幕,那观众就能明白演员正在演些甚幺,如此也能更投入地欣赏演出。表演者本身也应该把粤剧看成是一种专业,要以专业的态度认真对待。如果演员本身都不认真,观众又如何能看出那股诚意呢?颜华意:为陪母亲加入研艺参加研艺,是为了陪妈妈叶秀珍。那时母亲对我说,她们的演出缺少一个扮演丫鬟的演员,问我可不可以帮忙?我听罢就答应了。我还以为演丫鬟很容易,不过是走几步路,开口讲两句话、唱两句词而已,因此,当每一次练习妈妈叫我一起练时,我都拒绝,心想:“这些怎可能难得倒我,到时练也不迟啊。”于是一拖再拖一推再推,从来没有参加过练习。直到有一晚,吃过晚餐后,大家在客厅里闲话家常,婆婆心血来潮,叫我扮丫鬟走几步路给她看。我心里又想,啊呀,不过是两步路,有何困难?就走给你们看。就在我在家人面前认真地踏出两步时,真的是两步而已,就听到平日斯斯文文的婆婆笑到比甚幺都厉害……我的心一下子掉下来了,真的那幺难看吗?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不敢小看粤剧了。每次练习,都认认真真第一个报到,很用心的揣摩丫鬟角色,这个丫鬟,真的不好演,马虎不得啊!后来,因为我长得高也瘦,因此每次都扮演反串的角色。也是红线女阿姨当初见我长得高,叫我不要担任花旦改当文武生的,我觉得反串也很不错啊,至少新鲜多了。主席许秀芬:远渡香港义演粤剧研艺粤剧音乐剧社在本地公开演出已经有7次之多,都是为慈善义演筹款,受惠者包括贫困者、残疾者及不幸人士。一直以来,研艺都是在国内演出,但今年例外,研艺正式冲出国界,到香港演出,让团员们有更加多学习与交流机会。我们的演出地点是在香港北角的“新光戏院”,很多人都说,香港人最懂得欣赏粤剧,我们想在香港顺利地把戏票售出,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毕竟我们是来自马来西亚的团体,而且是业余性质的团体。甚至有人告诉我们,即使是来自香港本土的大老倌在“新光戏院”演出,所获得的反应也是普普通通,我们,算是老几啊?但是,让我们感恩的是,当天演出的票券竟然能顺利售罄。我不免猜测,会不会是托了红线女的福?哈哈哈。在香港成功演出的经验,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鼓舞,让我们相信众志成城这一句话。只要有心,粤剧是永远不会消亡的。神功戏在传统节日中,百姓为了酬谢神恩会举行一连串庆祝活动,如舞龙、舞狮、放鞭炮,更会筹集资金聘请戏班演出剧目作为主要庆祝活动。这些筹神的戏剧演出就叫做神功戏。在香港而言,神功戏泛指一切因神诞、庙宇开光、鬼节打醮、太平清醮及传统节日而上演的所有戏曲。这种演出不是粤剧所专有的,绝大部份的潮州戏及福建戏演出也属于神功戏。神功戏的例戏,依次序为《贺寿》,《六国大封相》(简称封相,只于首晚演出),《跳加官》(简称加官),《天姬送子》。《贺寿》分《碧天贺寿》和《香花山大贺寿》,以及相对简单的小贺寿,《香花山贺寿》只在华光诞时演出,碧天贺寿也只在特别日子才演,一般戏班只演小贺寿。《天姬送子》简称送子。平日只演简单的送子,称小送子。正诞演大送子。特别节日时,在演戏换幕途中,演员会在师父神位前演送子,称后台送子)。/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12.03

上一篇: 下一篇: